黑丝藤儿_人妻交换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黑丝藤儿
黑丝藤儿

  ”玉泉清河“,是一个SM主题QQ群的名字,创建这个群的群主,是一个网名叫”黑丝藤儿“的女M。起初的这个QQ群名字,不是叫”玉泉清河“,而是叫”天生多个仙人洞“。是在我申请加入到这个QQ群的时候,接受群主”黑丝藤儿“的验证,按她提出的验证要求,需要给她讲一个故事,于是我就随口给她讲了一个,跟我的网名”小清河“有关的故事。听了我给她讲的这个故事,觉得能作为她建的这个群的背景,于是作为群主的”黑丝藤儿“,就把群的名字改为了”玉泉清河“。

  大致是在今年的五一后,那天周末的下午,我宅在家里面上网,无意看到了这个QQ群,见是一个男S女M的QQ群,于是便以男S的身份加了这个群。当时这个群的名字,还是叫”天生多个仙人洞“。

  我发出了加群的申请后,当即便收到的回复,但是被拒绝了加群的申请。拒绝我的人正是”黑丝藤儿“,但她同时给我发过来了一条附带消息,让我加她的QQ号先接受验证。我按提示加了”黑丝藤儿“的QQ号,还没等我问该如何接受加群验证,她便直接向我发过来了视频请求。

  我点了接受连接上了视频,当即之间差点喷出来鼻血,因为出现在视频画面里的”黑丝藤儿“,是穿了一身黑色的半透明连身袜,斜倚着身体躺在了床上。胸大臀翘腰细腿直,顶级诱惑的S曲线身材,还是只穿着一身黑色的半透明的性感连身袜,在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下,突然呈现在眼前的是这么一副的场景,任何的一个男人见了,都会有不禁要喷鼻血的感觉。

  不过以如此香艳诱惑的姿态,直接和我连上视频的”黑丝藤儿“,在视频里并没有露脸,确切地说是露出了脖颈以下到脚踝以上的身体,因为她是用iPad手机上的网,显然是拿着手机躺在了床上。

  ”清河爷,贱奴藤儿,给您问安了,欢迎您来加群哦!“我正看得两眼发直时,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主动先和我打了招呼。说话的声音并未故意发嗲,但说话声音的诱惑程度,简直是能把人给吸进了网络里,直接给勾去了她的那一头。

  我是坐正对着摄像头坐在电脑前,因此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看到了我被勾丢了魂似的姿态,银铃一般咯咯地媚笑了起来,随后又对我说道:”清河爷,请您先听藤儿,给您介绍一下这个群啊。这个群是一个男S女M的群,群里的男S,都是尊贵的主,群里的女M,都是像藤儿一样的贱奴。不过这个群呢,属于是女控群。“在那天申请加”黑丝藤儿“的这个群之前,我接触并参与SM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,之前加过不少的SM的QQ群,知道在SM的交友圈里,男S女M的群,是被称为了男控群,女S男M的群,是被称为了女控群。这个群是个男S女M的群,可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却是将其归为了女控群,我听了自然很是不解。不过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显然是知道我听了后会很不解,没等我问便向我解释了起来。

  ”清河爷,是这样的。群里像藤儿一样的贱奴,都不是专属于群里某一个主子的私奴,而是属于群里所有主子的公用母畜。另外建立这个群的,制定了群里的规矩的,是作为贱奴的藤儿,平时管理这个群的,除了作为群主的藤儿,还有几个群管理员,但她们跟藤儿一样,也都是群里主子们的公用母畜。所以从这两个方面,藤儿就把这个群,给归类为了女控群。“给我解释了这个群为什么是女控群,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又说道:”清河爷,群里的主子们,不一定非要是高富帅,但一定要是有文化的主子。所以清河爷您,也想成为群里的主子们,一定也要是有文化的哦。哪就先请清河爷说说,为什么这个群的名字,是叫‘天生多个仙人洞’吧?“我这个人干正经事总是干不好,对歪门邪道的事却是一律很灵光。听了后想都没想地说道:”太祖诗词里,有一首诗叫,《七绝·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》,这首诗我上小学时候是必须要背会的,其中的后两句是,‘天生一个仙人洞,无限风光在险峰。’现在网上有人说,这两句诗的原出处,是一个叫‘临川山人’的清朝人,写的一本叫《花荫露》的小说,这本小说跟《金瓶梅》差不多,里面有这么两句诗,‘天生一个神仙洞,无限风光在玉峰。’所以你这个群叫这个名字,应该是从这来的吧!“”啊,清河爷,您好有才哦!“媚声十足的称赞了我一句,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翻身起来跪了在床上,跪的姿势显得很卑微下贱,但依然露出的是脖颈以下到脚踝以上的身体。”不过清河爷,您要想也成为群里的主,还得要给藤儿讲一个故事哦。您讲的故事,不但要讲得好听,而且不能是随便从网上找的,否则藤儿可不加您进群哦。“像这种SM类的交友群,加入时一般都需要接受验证,而且对于男S身份的申请加入者,有些还有着如冲Q币一类的附加条件。可加群验证的条件是要讲个故事,”黑丝藤儿“提的这个加群的附加条件,还是稀奇另类的到了绝无仅有的程度。

  我因对此觉得很是不解,听了后没有马上回应。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看出来了我的意思,把手里的手机向下移了移,让她的双脚在视频画面里出现了一会。我看到她伸在背后的双脚上,穿着一双性感的黑色细高跟鞋,同时看到在她左脚的脚踝上,缠绕着一条亮闪闪的细铁链,上面还挂着一把精致的金色铁锁。不过这条细铁链并不长,也不是伸出来一头固定在了某个地方,只是分几圈加了把锁缠在了脚踝上。

  让我看到了这么一副场景,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把手里的手机移回了原为,语气显得有些委屈地说:”清河爷,藤儿是个天生的贱奴,觉得自己作为女人被生下来,就是要来伺候男人的。可是藤儿现在,是被一个很有钱的主人,给长期圈养了。藤儿现在的主人,给藤儿规定,不经他的允许,不可以离开被圈养的地方,每天不管主人来不来,都要穿着像现在这样的衣服,乖乖地呆在家里面,给藤儿的脚踝上锁了一套铁链,就是这个意思。可藤儿又是个天生的贱奴,幸好主人允许藤儿可以上网,所以为了能满足下真正喜欢的,藤儿才建了这样的一个群。要求进群的爷给藤儿讲个故事,一是藤儿从小就喜欢听故事,二是藤儿也是想解解闷儿。“

        二、谎话精

  讲个故事对我来说,是一件很容易的事。听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说了为什么要给她讲个故事的缘由,正好我用来加群的这个QQ号码,网名叫”小清河“,于是我便随口跟她讲起了,跟我这个网名有关的故事。

  ”我老家是唐山的,不是市区是在农村,在我老家村子的东边,有一条小河,名字叫小清河。我的网名也叫小清河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我小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说,村东边的这条小河,是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叫ran的神兽,在一天的夜里,用犄角顶出来的,起点是我老家村子北面的一座山,蜿蜒向南经过我老家村子的东边,终点一直到了南面的渤海湾。这个神兽的名字,读音叫ran,写出来是山羊的羊,上面只有一点,在现在的简体汉字里,打不出来这个字了。原因是这个神兽,模样长得像羊,但只是在头顶正中,长了一个犄角。能一夜间用犄角顶出来一条河,这个ran自然是个头很大了,可具体长成了啥样,给我说这事的老人也说不清,我也只能理解成一头很大的羊了。“”清河爷,您讲的这个故事,好神奇哦,我真的是头一次听。“媚声十足的称赞了我一句,不过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紧跟着又有些不满一地说:”清河爷,您讲的这个故事,只有这么短吗?好像有点简单哦!“”你着啥急啊,我还没讲完呢!我是想先点根儿烟,抽着烟慢慢给你讲。“实际我老家的村子东边,确实真有一条名为小清河的河,我把QQ号的网名取为了小清河,确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。关于这条小清河的那个传说,确实也是我小时候听老人们说过的,可关于老家这条小清河的故事,也只有这么个神奇的传说了。”黑丝藤儿“嫌我讲的故事太简单,对我讲的这个故事不是太满意,于是我找了个点烟的借口,连忙现编起了后面的故事。

  我这个人从小就有这么个毛病,谎言瞎话张口就来,而且说假话时总是比说真话时,反而更加得理直气壮义正言辞。由此小时候被送了外号叫”谎话精“,不过小时候对此反而觉得挺骄傲,认为自己没成为一名潜伏敌营的地下党,实在是太屈才了。想到”黑丝藤儿“建的这个群,名字是叫”天生多个仙人洞“,寓意自然是对应的群内M们的浪穴,于是根据这一点,我仅是在点烟的这个功夫里,便迅速编出了后面的故事,随后连腹稿也不用打地讲了起来。

  ”上面说的那个传说,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,不过我老家村子东边的这条小清河,确实真是挺神奇的。因为以前不管碰上多旱的年头,这条小清河都从来没有干过,原因在这个河的两岸,有着很多的泉眼,也是因为水源来自于地下的泉水,这条河的水清澈透底,所以被叫做了小清河。后来因为76年的那场大地震,地质遭到了严重的破坏,导致那些泉眼全都没了,我老家村东边那条小清河,从那之后才开始出现的会干情况。我虽然是在76年之后出生的,但是以前老家村东边这条小清河,因为有着很多泉眼从来不会干的事,老家村里年纪比较大的人都经历过,这个事情绝对是真实的。我老家村子东边的这条小清河,最为神奇的地方,也就是在以前很多的这些泉眼上。“说到这我故意卖了关子,停顿了一会后才继续说道:”碰上了长时不下雨的干旱年头,需要更多的水来浇庄稼,当然就希望这条小清河两岸的泉眼,能冒出来更多的泉水。以前有了这种需要的时候,人们就会去找小清河两岸边的泉眼去求水,跟泉眼求水的方式呢,是选一批身强力壮而且是男根大的男人,脱光了衣服在每个泉眼边上去洗澡。有男根大的男人,白天在泉眼边脱光了衣服洗完了澡,晚上这些泉眼就会水量大增,一个晚上就能注满整条河。所以有人就说,这条小清河两岸边的泉眼,都是带有淫性的雌泉。“”哇,清河主,您讲的这个故事,太精彩了。我想您老家的那条小清河,两岸边的那些个泉水源,肯定是我们这些贱奴的浪逼,一看到男人的大鸡巴,忍不住就马上流满水了,呵呵呵……“实际我是信口编出来的后一般的故事,但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听完了我给她讲的这个故事,语气很崇拜地夸赞起了我,把对我的称呼,由”清河爷“改口为了”清河主“,随后马上就把我拉进了群里。

  像这种SM类的QQ群,为了在群内标示出S或M的身份,通常群名片都是统一填写的。”黑丝藤儿“把我拉进去的这个群,在这一点上也是这样的,但她建的这个群里面的M,在群里用来标示M身份的方式很是特别,是用”逼“字作为了M身份的标示,而且前面还注明了什么逼。作为群主的”黑丝藤儿“,所用QQ号码的网名叫”黑丝藤儿“,在群里的群名片的名字,是叫”美盂逼-藤儿“。在我加入到群里面之后,马上打字向我问候欢迎的一个M,在群里的群名片的名字,是叫”馒头逼-婷婷“。

  把我拉进到了群里之后,”黑丝藤儿“没有中断和我的视频,语气开始变得很恭敬地说:”清河主,藤儿因为是一个天生的贱奴,上中学时就是开始被很多男人操了,很小就整天想着挨操的事,没有好好地读书。藤儿建了这个群之后,一直想取个有说道的名字,可藤儿从小就不好好读书,自己一直没能想出来这样的名字。‘天生多个仙人洞’的这个群名,还是以前一个主子帮藤儿想到的,从刚才您说的这句诗的原来出处上看,确实也算是让藤儿的群有了个说道,可知道这个的人太多了,算不上是别具一格的说道。刚才听完清河主讲的故事,藤儿觉得您讲的这个故事,肯定是没有几个人听说过,套用在藤儿建的这个群做背景,又正好是非常得适合。那么就把您说的这个故事,作为藤儿建的这个群的背景说道吧,这样藤儿建的这个群,就像是您说的那条小清河,群里像藤儿一样的贱奴的浪穴,就像是河岸边那些淫性的雌泉,是为群里的主子们无偿服务。“我听了自然是乐不得因此为耀,于是因为我群时信口胡编出来的这个故事,”黑丝藤儿“把她建立的这个SM群的名字,由”天生多个仙人洞“,更改为了”玉泉清河“。

  三、 美盂逼

  ”黑丝藤儿“根据我给她讲的故事,把群的名字改为了”玉泉清河“,随后还把我讲的故事做了下改编,写了个相关的介绍发到了群里。之后又主动向我发过来了视频请求,继续以视频语音地方式和我聊了起来。

  二次和我连上视频聊起了天,”黑丝藤儿“是直接卑微地跪在了床上,跟我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更恭敬了,但依然是没有在视频里露出脸来。感觉她已算是以奴的姿态和我聊起了天,于是我便让她自我介绍一下她自己,目的实际是想以此强调一下主奴的聊天感觉,之后趁势对她提出看看她长相的要求。

  ”清河主,藤儿的年纪是35岁,身高是一米六五,体重是105斤,身材自己觉得还算不错吧,清河主您在视频里也看到了。藤儿是一个天生的贱种,因为藤儿是自己的老妈,在一次遭到坏人轮奸时怀上的藤儿,所以藤儿来自己的老爸是谁都不知道。藤儿还是在上初二的时候,就被一个男老师给上了,之后还没等到初中毕业的时候,就被学校里几乎所有的男老师都上过了,等藤儿上高中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很有名的公交骚货了。藤儿大学读的是大专,毕业后不久就结婚了,但是因为藤儿已经成为了一个公交骚货,结婚之后还经常被很多别的男人上,所以后来就又和老公离婚了。藤儿是31岁时离的婚,离婚的两年之后,也就是两年多之前,做了现在主人的圈养奴。“以她是如何成为一个奴的为重点,对我做了一番自我介绍,但也预见到了我的实际意图,”黑丝藤儿“做完自我介绍后,没等我趁势提出看看她长相的要求,紧跟着又对我说道:”清河主,藤儿当前是被现在的主人,以有偿方式圈养的圈养奴,所以就必须遵守现在的主人,给藤儿订立的规矩。藤儿现在的主人,允许藤儿在家里上网,也允许藤儿在网上跟别的主发骚,但不允许藤儿在网上暴露自己的长相。这一点也是为了藤儿的安全考虑的,清河主您肯定也是能理解的,所以在这一点上,就恳请清河主您,不要难为藤儿了。“我听了只能是表示了能够理解,但听出了我的口气里多少有些失望,”黑丝藤儿“显得跟犯了大错似的,语气诚惶诚恐但实际是带有挑逗意味地说:”清河主,藤儿现在的主人,不允许藤儿在网上暴露自己的长相,但允许藤儿在网上跟别的主发骚嘛,而且很喜欢藤儿把身体,展示给别的主子们欣赏。清河主您也想欣赏下的话,哪藤儿就也把浪逼和贱奶子,也给清河主您欣赏下吧。“我听了当然就顺着梯子上了床,让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把身上穿着的黑色连身袜脱了,先让我更直观地欣赏一下她的身体。显然是想更加得刺激引诱一下我,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听完后,并不是动手脱的身上的黑色连身袜,而是当即直接撕开了身上连身袜的前襟,首先露出了两只白皙的大奶子,随后又分叉开并跪着的两条腿,撕开了身上黑色连身袜的裆部,暴露出了剃光了阴毛的阴部。

  我一见又差点儿当场在显示屏前窜出鼻血,首先当即把我眼仁吸引得骤然放大的,是”黑丝藤儿“胸前的一对八字大奶,又大又圆而且白皙挺拔,丝毫不次于某当红女星,赖于成名的那对豪乳。同时”黑丝藤儿“的一对八字大奶,向左右分开的幅度相对更大,双乳中间像是一道平坦的山谷。

  注意到我将都要喷出火来的两只眼睛,首先聚焦在了她胸前的一对八字大奶,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浪声说道:”清河主,藤儿的两只贱奶子,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,是被长期给玩成这样的。藤儿最喜欢的,是被多个男人轮奸,所以不但浪逼和骚屁眼,经常被多根大鸡巴一起操,两只贱奶子也经常被多只手一起玩。藤儿被轮奸时最喜欢的方式,是浪逼里被插一根很粗的大黄瓜,屁眼被一根大鸡巴狠狠操着,同时还有两个男人各捏着一只奶头,把藤儿的两只贱奶子使劲向左右拽着。以前藤儿经常被这样轮,现在圈养藤儿的主人,也经常找多个爷来,一起来这么轮藤儿,所以被这样玩了不知道多少次了,藤儿的两只贱奶子,就被玩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。“给我讲解了一番她这对很特殊的八字大奶,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又把手里的手机拿到了下面,近距离对准了她被撕开丝袜的两腿间,给我讲解起了她被剃光了阴毛的逼。

  ”清河主,藤儿自从两年多以前,被现在的主人圈养了之后,现在的主人给藤儿规定,每天都要剃浪逼的逼毛,所以这两年多里,藤儿的贱逼,一直都是光溜溜的。嘻嘻嘻……清河主,您喜欢藤儿光溜溜的浪逼吗?“更大幅度地叉开跪着的两条腿,向后仰着上身向前挺出下身,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把没拿着手机的那只手伸到了两腿间,扒分开两片粉嫩的阴唇,让我得以更真切地看到,她已溢满了淫水的浪穴,随后浪音十足地问了我一句。”清河主,您刚才应该看到了,藤儿在群里的名字,叫‘美盂逼-藤儿’。现在藤儿给您清楚地看了浪逼,既然清河主您这么有才,哪您可以不可以说说,为什么藤儿的浪逼,是叫美盂逼呀?“我这个人干正经事总是干不好,对歪门邪道的事却是一律很灵光,听了后琢磨也没用琢磨地脱口答道:”痰盂这个东西,是口大形状像个盘子,中间的脖子很细,但是肚子又很大。你把你的浪逼的两片阴唇扒开,露出来一个很细的小逼眼儿,像是一个痰盂的形状,而且你这个贱货的浪逼,肯定是个内松外紧的极品浪逼,所以就叫美盂逼里呗。另外痰盂要是用来吐痰、撒尿的东西,你个贱货的浪逼用来给男人发泄的,用小日本儿的话说就是肉便器,所以你把你群里的名字取名叫美盂逼,叫肯定是也有这么一层意思。“”哇,清河主,您真是太聪明了!“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听我解释完,语气崇拜至极地夸赞了我一句,紧跟又浪声十足地说:”清河主,如果能被您这么有才的主调教,哪藤儿可真是太荣幸了。可惜藤儿现在是处于被圈养中,按照现在主人给藤儿的规定,藤儿只能是在网上给其他主们展示身体,哪怕是在网络上,也不能被其他的主子调教。“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说,按圈养她的主人给她的规定,不能在网上接受其他S的调教,可这么说是言语里又有明显挑逗的意味。于是为了试探一下她的真实意思,联系到她刚才说的最喜欢的是逼里被插上黄瓜,我假装着是随口一说地对她说道:”你个贱货,家里有黄瓜吗?有的话去找两根来,插插你的浪逼和骚屁眼儿!“”当然有了,藤儿最喜欢的,就是被黄瓜插浪逼嘛,所以黄瓜对藤儿来说,可是家里的必备品哦,嘻嘻嘻……“对我的试探先给予了挑逗性的回应,但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紧跟着还是婉转地拒绝了我的试探。”清河主,虽然藤儿真的很想被您调,可是如果藤儿违反了主人的规矩的话,被现在圈养藤儿的主人知道了,会非常严厉地惩罚藤儿的。藤儿看出来了,清河主您也很喜欢藤儿,所以清河主您肯定舍不得,让藤儿被严厉地惩罚。“婉转地拒绝了我想网络调教她的要求,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显得很对不住我地说:”清河主,刚才藤儿跟您介绍了这个群的主题,群里的所有贱奴都不是专属于,群里某一个主子的私奴,而是属于群里所有主子们的公用母畜。可是藤儿现在是在被圈养,没法自己去现实伺候清河主您,不过藤儿可以给清河主您,介绍一个可以现实伺候您的贱奴,而且藤儿给您介绍的贱奴,要比藤儿更年轻更漂亮,清河主您肯定会喜欢的。“

        四、 ”蛇精“

  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,说完了要给我介绍一个别的M,让我打开了群聊天的聊天框。刚才被她拉进到了群里之后,我便和她继续视频聊起了天,还没顾得上去群里面看。在”黑丝藤儿“的提示下点开了群,我这才注意到刚更为”玉泉清河“的这个群,总共有着两百多个成员,男女比例大致是四比一,有着近两百个的男S,女M的人数不到的五十个。除了作为群主的”黑丝藤儿“,还有着好几个的群管理,和她一样也都是女M,但在线的群管理只有一个,具体有几个管理我也没仔细去数。”黑丝藤儿“让我点开了群聊天框后,直接就让我加了在线的这个群管理。

  我加上了这个群管理的QQ号后,点开她的个人资料看了一下,见她的年龄填写是119岁,显然是随手胡乱填的,QQ资料上写的名字叫”妖妖“,在群内的群名片的名字,是叫”草莓逼-妖妖“。

  像这种公用母畜类型的SM群,现在网络上有着很多,加过的人应该都知道,基本都属于是意淫性质的,甚至里边好多所谓的女M,都是由无聊的男人假冒的。因此我虽然在视频里见识到了,作为群主的”黑丝藤儿“,足够得淫贱骚浪,在她的介绍之下,也当即就加上作为群管理的这个”妖妖“的QQ,但对于这个”草莓逼-妖妖“,真的能跟我见面接受我的现实调教,我则是根本没有报任何的希望。

  ”清河主,您加上的这个妖妖,跟藤儿是现实里的好朋友,藤儿跟她很熟的。清河主,您真的是太走运了,因为她本来是南方人,但现在因为有事情要办,正好是去了您在的那个城市。藤儿的这个好朋友妖妖,比藤儿还淫荡下贱,清河主您这么有才,肯定能趁这个机会拿下她的。好了,清河主,您现在就去和她聊聊吧,藤儿期待您的好消息哦。“网络另端的”黑丝藤儿“说完,挂断了和我之间的视频,让我和刚加上的妖妖聊了起来。结果让我万没想到的是,我和这个妖妖聊了没多久,她便以求我帮个忙的理由,让我直接去她住的宾馆见她,并表示因为要求我帮她一个忙,所以等我到了宾馆之后,她会先接受我的调教。

  无意中看到了这个一个群,加群时随口胡编了一个故事,没想到引得了作为群主的”黑丝藤儿“的好感,不但是得以加入到了这个群里,还欣赏到了她诱惑至极的身体,之后更让我没想到的是,竟然就在加入到这个群的当天,就有了一次现实调教M的机会。那一天里我自然是觉得,终于让我这个穷屌丝,也撞上了一回的桃花运,真是如同猪八戒也有春光灿烂的这一天。一路唱着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的主题曲,我心情激动地赶到了那个”妖妖“住的宾馆,等面对面地见到了这个妖妖了之后,却是更万想到地被当场惊呆了。不是因为这个”妖妖“长得如同猪八戒,而是因为她在长得极其诱惑的同时,又实在是长得太特殊了。

  身高接近了一米七,两条腿笔直颀长,却是瘦得腰几乎一把就能掐过来。一张标准的瓜子脸,但脸长得实在是太特殊了,脑门相对很宽额头较为前凸,下巴却是又尖又细,尤其是一双大眼睛,比”还珠“里小燕子的眼睛还大,眼角却是向上挑着的。

  第一眼看到了这个”妖妖“,我当即便想起了小时候,看的动画片《葫芦娃》,里面的那个蛇精。

 完